• 【名家薦讀】謝冕讀李黎:詩歌其實就是夢想

    ——讀李黎《詩是什么》有感

    作者:謝冕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5 | 閱讀:

      導讀:本文原載文化部《藝術評論》2014年第一期。

    作者簡介

    謝冕,福建福州人,1932年生,文藝評論家、詩人、作家,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名譽委員,《詩探索》雜志主編。

      讀到李黎的新書《詩是什么》,我感到很高興。我要感謝中國青年出版社能夠出版這本書。首先,我要談談書中那篇寫朦朧詩的論文。在書里看到這篇論文的時候,就像遇到了老朋友,非常親切。雖然我當年就對這篇文章非常熟悉,但這次我又重新讀了,而且讀了不止一遍。它引起了我的一些美好的回憶。李黎在這篇文章里對80年代出現的朦朧詩進行了評說。而他的對話對象主要是艾青先生。他認為艾青先生自己寫的詩就是朦朧詩。大家都知道艾青先生是中國詩歌界的領袖人物。他當時對朦朧詩的嚴厲批評引起了文學界的注意。他稱當時年輕詩人們寫的詩是“迷幻藥”。我作為朦朧詩的支持者,當時在學術和政治上受到很大的壓力。因為不僅是艾青先生,還有臧克家先生等詩歌界、文學界前輩都對朦朧詩人不以為然。今天年輕的朋友可能已經不知道這個情況了,但是我們這些老人都是知道的。而李黎當然更是知道的了。在當時那種孤寂、壓抑及至無奈的氣氛里,讀到李黎的這篇文章,我心里產生了一種安慰和欣喜的感覺。那種感覺好像是一種在孤立無援的境遇中得到強有力的支持,而對我的支持是來自于一個年輕的學生,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此我心中對李黎的這篇文章是非常感激的。

      在上世紀80年代的朦朧詩論爭中,論爭雙方并不是對等的。一方面是批判的力量非常強大,而另一方面被批判者的力量則非常弱小,而且處在極其艱難的環境當中。在這種情況下,有人伸出一個友誼之手、援助之手,是我永遠也不能忘記的。而且那時候我還不認識李黎這個年輕的朋友。此外,當時的朦朧詩論爭非常情緒化,很多語言都是不冷靜、非理性的,也很難說是恰如其分的。就在這樣的時候,李黎寫出了這篇文章,它是那樣的冷靜,那樣的思辨,那樣的理性。我今天重讀時還非常感動。作者在里面提了三個問題:第一是朦朧詩的時代精神問題;第二是自我在詩中的位置問題;第三則是朦朧詩在當時的處境,即在帶有惰性的閱讀習慣中,怎么去理解懂與不懂的問題。為此,李黎用了閱讀心理學方面的一些理論來予以闡述。特別是這篇文章中涉及到的朦朧詩的時代背景、時代精神問題,還有詩中自我的問題等,都是當時最重要的問題。李黎這篇簡短的文章抓住了這些問題并予以回答,是非常難得的。而且他的辯論對象是詩歌界的泰斗----艾青先生。他作為年輕學生敢于與年齡比較大的泰斗級人物論辯,而且能夠在理性的論證過程中抓住要害,讓艾青先生難以回答。

      當年人們對朦朧詩進行批判時,會舉“鴿哨聲音也成熟了”為例,認為鴿哨哪有什么成熟不成熟的區別呢?公雞打鳴可以分出成熟或不成熟,因為老公雞打鳴可以算作是成熟,而小公雞打鳴可以說是不成熟。而鴿哨沒有什么成熟不成熟。那時候人們的理解能力就是這么個水平。而李黎舉了艾青先生的名作《樹》為例:
     
         一棵樹,一棵樹
         彼此孤離地兀立著
         風與空氣
         告訴著他們的距離
         但是在泥土的覆蓋下
         他們的根伸長著
         在看不見的深處
         他們把根須糾纏在一起 
     
      并以此去追問:如果鴿哨無法分出成熟或不成熟,那么風和空氣又怎么能告訴那兩棵樹它們之間的距離呢?艾青先生根本沒法回答這個問題。在整個社會大背景對詩歌非常無知、非常盲目的時代,這樣的追問是非常難得的。在當時的那種孤立無援中,在不對稱的對話和批判中,我看到了李黎那樣一個很理性的聲音,這讓我非常感動。但我感動的還不只是這個,我甚至在李黎身上感受到我們中國社會是有希望的。因為真理就在那里,判斷力就在那里,不會因一時的社會風潮,社會輿論而改變。中國詩歌發生變革的潮流不可能被壓制。我們的青年人就不僅有勇氣站出來,而且有勇氣說出自己內心的話。更為難能可貴的是,這些話在非常情緒化的環境中,能夠以冷靜、理性方式說出來。這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感激和感動。我覺得中國社會是在走向進步的過程中,盡管面前非常艱難,但新一代的學者正在成長,而且能夠說出自己的聲音。所以從那時起,我就對李黎印象深刻,始終沒有忘記。而且我看到他理論功力深厚,就建議北大中文系把他請過來。當時的系主任是嚴家炎先生,他聽了我的建議后欣然同意,把李黎調到北大來。于是,李黎和我就成了當代文學教研室的同事。這就是李黎在北大中文系教詩歌美學的背景。這段經歷是讓人很難忘懷的。

      李黎的這本《詩是什么》給我們帶來很多啟示。我年輕的時候就讀過一本叫《詩是什么》的書。那本書非常古老,我讀了以后很害怕。我心里想:雖然我對詩歌理論感興趣,可是詩實在是太難懂了,“詩是什么”這個問題,真是難以回答。那本書中甚至列舉了上百種對“詩是什么”的回答。我讀了以后就覺得盡管自己對詩歌很有興趣,但是做不了這樣的學問。而且這種學問本身就肯定有問題。作者把古今中外無數理論家關于詩的論述都拿來放在一塊,列出上百個條目。其實還是不能讓人知道什么是詩。雖然我一輩子都在做詩歌研究,但前不久有一個人問我,“謝老師你說詩是什么?”我還是覺得自己對這個問題無法回答。因為要想回答這樣的問題,我至少得寫一大本書。于是我就說“對不起!我做了一輩子的詩,但是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不過李黎對這個題目肯定是情有獨鐘,他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叫《詩是什么》。這篇短文不到三千字,卻解決了長期困擾我的問題。回答了究竟什么是詩的問題。一個年輕的學者能夠在很短的篇幅里解決這個問題,其中不光涉及中國古籍中關于詩歌起源問題的論述,而且能夠對比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探討我國古典詩學上的缺憾,非常了不起。他的視野是那么開闊,文字是那么簡練、而探討的問題又那么重要。我覺得從這篇文章就可以看出,盡管李黎很年輕,但是他的功力是非常深厚的。所以我在80年代看到這篇文章時,心里非常高興。我相信李黎本人對這篇寫于1986年的文章也非常重視。到了2013年,他在二十多年后又對它重新進行了論述。當然,其中也有一些地方寫的比較粗疏,或者來不及論述。例如李黎認為中國古典詩學斷然排斥個人主體。但實際上中國古典詩歌中有大量強調個人主體性的內容。到底應該如何表述,是需要進一步細致考量的。

      我多年從事文學研究工作,而且在詩歌界“混”了很久。我感覺我們的詩歌批評存在著很大的缺陷。我們的博士生、年輕學者、批評家,動不動就批判中國古典詩論,而且總是引用西方理論進行論述。這樣的論文看后讓人非常頭疼。因為它往往連篇都是引用,摸不清作者到底要講什么。雖然這樣的作者看起來似乎很有學問。我有的時候非常傷心,為什么在我們的博士論文當中,詩歌研究當中,沒有中國的影子呢?他們難道不知道司空圖這樣的中國理論家嗎?

      相比之下,李黎就很不一樣。他在美國生活了那么久,肯定對西方的哲學、文學以及心理學等理論非常熟悉。但讀李黎的文章,里面并沒有這些西方的東西。而且特別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他知道《二十四詩品》,而且還寫出了關于這部著作的東西。比如里面談到《二十四詩品》對意象這個概念的分析。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李黎的功底非常深厚。而看看我們眼下的博士生,特別是做詩歌理論研究的博士生,他們對中國古典的疏遠和陌生是非常嚴重的。我對此感到非常痛心!

      李黎在回答“詩是什么”的問題時,他的答案不僅僅牽涉到詩歌理論,而且始終與我們身處的當下社會息息相關。他在這本書的《后記》中提到,我們今天的時代是“一個講究‘實際’,關心‘實效’,注重‘實用’,崇尚‘實力’的‘務實’的時代”。而他恰恰是要用詩歌來與這個時代去對話。李黎的想法和我是相通的。我們都覺得詩歌其實根本沒有用處。詩歌是虛的,不著邊際的,無法落實的。詩歌其實就是夢想,而且詩人就是做夢的人。把實際上本來沒有的東西寫得天花亂墜,那就是詩人。我想李黎選擇在今天出版這本《詩是什么》,就是想提醒我們,不能不在意精神層面的東西,不能丟棄審美的東西;一個真正有趣味的人,有審美判斷力的人,肯定是一個高雅的人。而如果我們大家變得高雅了的時候,那么這個社會就在前進之中了。  

      (注:原文發表于文化部《藝術評論》2014年第一期)

     
    李黎簡介
      李黎,當代詩論家,詩人,美中基金會創會主席,世界華語詩歌聯盟創始人聯席主席,北京美在其中文化發展中心法人,聯執主席。
      曾在內蒙古科爾沁草原插隊三年,歷任生產隊長、知青創業隊指導員等。(1975年夏中學畢業前夕在遼寧日報發表第一首長詩《朝陽初升》,并領銜在遼寧電視臺朗誦)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系78級本科(當年所在地區文科第一名)丶82級研究生。
      1981年本科三年級時,在上海《文匯報》發表著名的《朦朧詩與一代人 兼與艾青啇榷》長文,在文壇產生重要影響(人民日報丶詩刋丶新華文摘等均做轉載)。
      85年秋受北京大學中文系特聘任教,主授"詩歌美學"。
      1986年出版第一本詩論專著《詩與美》(哲學、美學大師李澤厚親自作序,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同年,被美國杜克大學破別入取(免托福與GRE,全額獎學金),成為國際著名后現代主義文化理論大師F·杰姆遜教授的博士研究生。
      1992年在美國參與發起創建美中基金會(US and China Foundation),創立"美中論壇",24年來致力于美中之間多領域與全方位的交流與合作:包括文化、教育、環保、慈善、演藝、傳媒、金融、基礎設施、投資融資,收購兼并,企業重組與上市等等。
      主要出版著作包括《詩是什么》《詩與美》《中國當代詩歌的審美特征》《詩的超越》《中國現當代詩歌藝術賞析》等。其中《詩是什么》被業界專家評價為"代表了中國當代詩學研究的最高成果",中、英文兩個不同版本同時參加2015年五月紐約國際圖書展,并正式舉辦首發式。(此書以被大英圖書館等多家著名圖書館收藏)
      近年來李黎與其團隊推出"詩歌中國"與"詩韻中華"之創意,于2014牟10月正式創立"世界華語詩歌聯盟",并于2015年秋在江南詩歌名城鎮江成功舉辦首屆"世界華語詩歌大會"(44個國家近千人參加了盛大的開幕式),在全球推進華語詩歌的回歸與審美文化的傳播,提出"以詩歌的復興帶動文化的復興,以文化的復興帶動中華民族的復興",被社會廣泛關注。由他親自作詞的歌曲《愛,在同一個星球》(陳彤曲,朱佳莉廖昌詠對唱,)獲2012年幾十臺春晚最佳演唱獎,是當年東方衛視春晚的壓軸節目,廣受好評;由他總創意、總策劃、總撰稿、總監制的歷史上首個大型原創詩歌音樂舞蹈史詩《詩韻中華》,自公演以來始終廣受海內外的關注、贊譽、熱評。李黎連續多年被選入《世界名人錄》與《美國專業人士名人錄》。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