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風扶貧主題詩歌研討會在江蘇漣水召開

    作者:右手江南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7 | 閱讀:

      導讀:研討會由淮安市文聯、淮安市扶貧辦主辦,淮安市作協、漣水縣文聯、縣扶貧辦承辦。著名評論家、《詩刊》副主編霍俊明,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星星》詩刊主編龔學敏,著名評論家、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著名詩人、《詩刊》編委、《揚子江詩刊》主編、魯迅文學獎獲得者胡弦等對季風扶貧主題詩歌進行了深入解讀。

      初冬微寒,但春意不減。12月6日,季風扶貧主題詩歌研討會在江蘇漣水召開。著名評論家、《詩刊》副主編霍俊明,著名詩人、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星星》詩刊主編龔學敏,著名詩人、《青年作家》雜志執行主編、《草堂》詩刊執行主編熊焱,著名評論家、《揚子江詩刊》副主編曉華,著名詩人、中國詩歌網編輯部主任孤城,著名詩人、《延河》詩歌特刊副主編王桂林,著名詩人、《山東文學》雜志社詩歌編輯杜立明等全國名刊主編、編輯出席會議。漣水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郎躍明代表漣水縣委致歡迎詞,著名評論家、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致辭。淮安市文聯黨組書記、主席張益民,淮安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扶貧辦副主任謝永升以及淮安市作協、漣水縣扶貧辦、漣水縣文聯主要負責人等參加會議。研討會由著名詩人、《詩刊》編委、《揚子江詩刊》主編 、魯迅文學獎獲得者胡弦主持。
     


      季風是江蘇淮安詩人。三年多來,在參加漣水季庵村結對扶貧工作之時,他積極響應總書記“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懷著對現實關注的強烈的文學創作自覺,主動融入、積極創作,日積月累,形成了一批以扶貧為主題的個性視角獨特、身心體驗深刻的現實主義詩歌作品。這組扶貧主題詩歌先后在今年《詩刊》《草堂》《詩選刊》《揚子江詩刊》等名刊和中國詩歌網及其公眾號陸續發表。11月7日,季風發表在今年10月號《詩刊》上的《扶貧心》和《竹枝詞》《早發白帝城》《沁園春•雪》等古今名典詩詞一起亮相第六屆中國詩歌節閉幕式為詩歌節晚會壓軸。隨著國內名刊名網名節等連續推出,這組系列扶貧詩歌引起詩界高度關注,在讀者中產生了廣泛影響。
     


      霍俊明說,在中國的文化語境里,詩歌是和民族歷史甚至是和人類的最基本的母題是聯系在一起的。今天談論季風的以扶貧為主題的30首多詩歌,非常有必要。因為我們從季風的30多首詩歌的產生有一種啟示,季風從1987年開始在公開刊物發表詩作,其間中約十年,2017年重新寫作,三年的時間寫了30多首詩,量是非常小的,非常謹慎的,所以我覺得這也符合詩歌寫作的規律,比如現在有的詩人一天寫幾首,我覺得這完全是對詩歌和語言的褻瀆,那么季風他重新回歸詩歌,并用了三年的時間寫出幾十首詩作,本身就是對詩歌的一種負責任的審視。再一個我們來談論季風的扶貧詩,從當下來說,涉及到一個詩人的責任。
     


      胡弦也談到了詩歌寫作,一個是語言責任,另一個是社會責任。季風的詩歌是“新現實主義詩歌”,為什么要加一個“新”呢,按照我個人對當下詩歌的民生和現實的題材的理解,我更關注詩人和現實語言之間的開放度。可能這個“新”字和開放度是有關系的。從一個世界詩學的角度來說,詩人和作家他對現實的處理方式是不斷地開放的,正是他不斷地開放,他也就達到了各種各樣的現實。我覺得這是一個詩人所要面對的第一個話題。因為我們好多詩人也參與了第一線的扶貧,我們每一個詩人處理“扶貧”題材的時候,他的角度他的方法他的世界觀和他的襟懷是不一樣的,這也是我們討論扶貧詩歌的一個前提。從內容來說,詩歌中有一部分是我個人比較喜歡的,甚至有的讀到了會有一種震驚的體驗。我覺得這就是一種寫作上的成功。如果30多首詩歌里面,有幾首會被我們業界同行真正地認可,甚至今后能夠傳播,這個也是我們詩歌寫作的一個初心。這30多首詩歌里面,一部分是圍繞一個空間,空間的一個關鍵,就是“季庵村”,這個季庵村實際上成了他三年扶貧工作上的一個入口,實際上它也是詩歌的一個切口,正是通過這個小小的季庵村,轉化為詩歌之后,又成了詩歌中的坐標,所以我認為這個坐標很關鍵。他避開了虛假的時代命題,有好多詩一寫到扶貧的時候,他都會有很多的大詞,這些大詞的使用我覺得是不負責任的,真正的這首詩,他切入到了鄉村的或者說扶貧生活的真正的本質。他還是和人的命運發生關聯,所以說我們發現,他的30多首詩,好多詩都是以人為核心,比如鄉村人物還有好多的女性,離異的女性,包括留守兒童和老人,就是說把扶貧的詩歌上升為命運之詩,這顯現出一個詩人思考的高度。他并不是一味地在題材和主題上打轉,是真正的回到了人的命題。回到了命運的主題,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另外一個讀季風的作品,他既有一種切入現場的身臨其境,真正切入現場的一種感受力,又沒有局限這種感受,他上升為一種詩歌的事件,扶貧的現實和社會的現實轉化為了詩人的語言修辭。
     


      龔學敏說,季風的詩歌創作引起了各大刊物的重視,我覺得有兩點值得我們關注,一是他的創作是持續不斷地進行著扶貧題材的寫作,一寫就是三年,從沒中斷,這在詩人中是比較少見的;二是他擅于詩意的發現,他的詩歌中有很多傳神的句子,寫作手法比較新穎,比如腰間盤突出是被風吹來的等等,就很形象,讓人一下子就記住了。能讓人一下子記住的詩歌是很了不起的。
     


      熊焱說,季風扶貧題材的作品最開始是《草堂》發的,也最開始對他的創作保持關注。脫貧攻堅是國家戰略,有很多作家在書寫,但是,對這個扶貧題材像季風這樣深度書寫且質量很高的是很少也很難能可貴的。季風的創作,關注民生,體恤民情,關心民間疾苦,彰顯民間大愛。寫得不好,就容易變成現象的堆集,沒有詩意,沒有情感。季風是深入了扶貧的第一戰線,有生活,有情感,還原了扶貧現場,使得他的詩歌豐滿,變得有覺悟,這是和其他扶貧題材詩歌最大的質的區別。
     


      曉華說,扶貧題材的詩歌寫作很容易陷入空洞的抒情,但是季風沒有。他的詩歌《說好的》今年在揚子江詩刊舉辦的“第三屆揚子江詩會”詩歌朗誦會上被專業的朗誦家進行了藝術化的處理后,我聽了很受感動,還有《落日如神》等都很感人。說明季風的詩歌寫作是飽含真情的。他的詩歌素材真實,有真情,有現場感,特別能打動人。
     


      孤城說,扎實的作品,自帶不容怠慢的說服力。這也是今年7月中旬,我最先在審選、編輯中國詩歌網“奮斗在扶貧第一線的詩人”作品專輯過程中,從眾多的自然來稿里面,一眼看中季風《扶貧心》(組詩八首)的原因所在。閱讀季風扶貧題材的系列詩歌,會有一種真切的現場感。一種類似粗糲石頭般的紋理與質感,且不乏隱秘的靈動與活力。這種厚實,綿密,具體,甚至稍有扎手感的表述,結晶而成的現實主義詩歌作品,之所以能頻頻引起詩界的關注,在讀者中產生廣泛影響,無疑,與詩人深入基層、深入一線,開展扶貧工作,掌握一手素材,有效過濾、積累詩歌養分,是分不開的。
     


      王桂林說,季風的詩歌寫作,我早就有所了解,我們都是同一時期的詩人。他的學養和寫作功底早已為詩界共識。他的詩從容而淡定,沉穩又飄逸,不拗峭,也不晦澀。他說他的詩是現實主義的,其實也是浪漫主義的。因為他的詩不僅僅是外在的,生活的,同時也是內在的,生命的。一個重大的現實題材被他處理得妙趣橫生。對于他這組扶貧詩歌,其對語言的駕馭能力,新鮮的意象和嫻熟的表達。
     


      杜立明說,扶貧詩就是特定歷史環境下的文體。優秀的帶有特殊印記的扶貧詩歌會像夜空中的星辰一樣,讓我們記住這個特定的歷史事件,并供我們回憶。所以說,從某種意義上,扶貧詩的出現,有著歷史與現實的雙重重要意義。而詩人季風,正是這其中的佼佼者。他在親身參與扶貧這個重要的社會事務的同時,以詩歌的方式進行了記錄和反思,他那些優秀的扶貧詩順應了一個國度的心境,剖析了貧窮的深層次原因,提出了脫貧的辦法與路徑,書寫了扶貧者艱苦的勞動,讓我們每個人都能設身處地融入其中,讓我們對國家的扶貧政策有了更深層意義的理解。深讀他那些優秀的文本,我們不難看出,扶貧詩不是寄寓鄉愁的記憶性書寫,而應該是融合現代主義和現實主義的技術性書寫;不是簡單的寫農村、寫面貌、寫個體的新聞性書寫,而應該是一種帶有啟發性、預知性和結果性的有機糅合書寫。“
      由于特殊原因,著名詩人、《綠風》詩刊主編彭驚宇途中折回,淮安市作協副主席、詩歌專業委員會主任劉季宣讀了彭驚宇對季風扶貧詩歌的評論文章。彭驚宇說詩人季風先生把真實的體驗寫下來,寫出了許多關乎民生疾苦,脫貧攻堅之難、之火熱、之前后變化的詩篇。這些詩篇無疑是脫貧攻堅歲月真實而美好的雁鳴之聲。這些詩篇具有以下幾大特點:一是季風以自己詩歌的寫作個案和文本,為新現實主義詩歌(或稱原型現實主義詩歌)這面旗幟張目。他的扶貧詩歌是經過摸爬滾打,在風里雨里浸泡過的。二是季風詩歌在表達方面的突出特點,那就是場面化和細節化。三是季風扶貧詩的語言,明白曉暢,生動貼切。這樣的語言也是非常切合扶貧題材及其內容的,例如《扶貧者說》中的詩句:“一架梯子斜靠在肋部,就會有更多的人登上高處。”又例如《扶貧心》中的詩句,“貧困無疑是一件沉重油膩的破舊棉衣,一只只稻飛蚤跳來蹦去,咬你不安的睡眠。”這樣的語言,才是異常生動的語言,具有獨特體驗并令人耳目一新的詩意語言。
      會上,馬累、束向紅、傅榮生等著名詩人也對季風的扶貧詩歌進行了探討。馬累說,當下大部分歸類到扶貧詩范疇中的許多作品,給人留下泛泛的感覺,同化性嚴重。很多扶貧詩歌只是在敘述貧窮的環境,貧窮的個體,盡現籠統,缺乏新意。究其原因,還是心理機制在作祟。因為他并沒有像季風一樣深入到扶貧工作中,沒有身臨其境,只是在閉門造車。這種寫作是吊詭的,值得警惕的。束向紅認為季風的詩“頂天(時代)立地(生活)”,大多是“小中見大”,他概括為“四句話:書寫的是小場面,反映的是大世界;描述的是小細節,記錄的是大事件;刻劃的是小人物,說明的是大主題;選取的是小角度,展示的是大氣象。傅榮生對季風的詩所展示的時代性和對現實題材詩歌藝術處理的駕馭能力大為稱道。
     


      汪政在進行學術總結時,對季風的這組三十多首扶貧主題詩歌進行了深入剖析并高度的肯定。他說,扶貧主題詩確實不好寫,很多名家都會避開,不會碰這個現實題材,季風把現實題材的詩歌寫到這個份上,的確不簡單。中國的詩歌傳統,對于貧和富的認識,不管是對人文、倫理、道德上,偏重于對“貧”的寫作。但是,“歡愉之詞難工,而窮苦之詞易好”,季風的寫作就是把“歡愉之詞”寫好,有著對傳統繼承和創新的進步意義。
     


      會上,詩人季風也作了發言,他首先對各位名家對自己扶貧主題詩歌的高度評價表示深深謝意,同時對如何提升新現實主義詩歌的現代詩意品質,強化新現實詩歌文本閱讀骨質密度,從而突破新現實主義詩歌的困境發表了探討性見解。
     


       參加研討會的還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實力詩人蘇寧、十品、鄒曉慧、右手江南、龔正、月色江河、鞏大兵、周永文、周守貴、陳家聲、苗蕾、陳德貴、楊綿發等及新聞媒體記者約50余人。研討會由淮安市文聯、淮安市扶貧辦主辦,淮安市作協、漣水縣文聯、漣水縣扶貧辦等單位承辦。(右手江南)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