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源望詩選

    作者:劉源望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7 19:13:22 | 閱讀:

      導讀:劉源望,男,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出生于湖北通山。經濟學碩士研究生。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湖北省分會青年詩歌學會為會員。曾任《花木盆景》雜志社社長。詩歌、散文、雜文散見于《詩刊》?《延河》?《長江叢刊》?《中國應急管理報》?《中國綠色時報》?《湖北日報》?《楚天楚市報》副刊及《學習強國》?《長江云》?《卓爾詩歌書店》等報刊雜志和新媒體。


    滿眼都是床的樣子

     
    我是一個睡覺擇床的人
    你再舒適
    也還是翻來覆去
    床上有味道、硬軟和朝向
    等到精疲力竭
    天,也就快亮了
    我們的睡眠,表面像形式
    其實是為了與黑夜對抗
    就像找不到車位的車子
    河流也有備用的床
    甚至依靠的墻角也是
     
    其實,溫床與溫箱并不一樣
    床的花樣再怎么翻新
    我們始終沒有勇氣掀掉被子
     
    生活,處處都是一個床景
    再現代的房子,也就是一個床套
    想精致和灑脫
    要么把枕頭抬高一點
    要么讓腳趾露出
    甚至赤身裸體
    一旦遇到了穿堂風
    依然會迅速鉆進很薄的被子
     
    我們早已習慣
    在床上,折騰來折騰去
     
     
     
     
    山村里稱得上生動的部分
     
    留守的老人,婦女和兒童
    很少或者是沒有能力
    去打攪山中綠色的寧靜
    也不用再驅趕糟蹋作物的野獸了
    因為退耕還林,他們退縮到
    房前屋后的耕地和菜園里
     
    有些水渠已年久失修
    曾經的稻田又改成了旱地
    曾經長期駐守在
    山坡或瘠地上的莊稼喬遷后眉飛色舞
    鳥雀,甚至在稻草人上筑巢
    也樂意摻和一下偶爾的紅白喜憂事
    與人相反的事,它們鄉下人口多了
    它們也在追求綠色食品
     
    而夜晚掛在半山腰樹梢上的月亮
    成了山村的點睛之筆
    讓白天少有的生動變得呆滯
     
    他們最盼望的是春節
    不光是為了吃
    村口那棵古樹下飄滿紅絲帶的地方
    常常有香煙升起
    似升起,也似遙寄
    遙寄一份樸素的氣息
     
     
     
    不樂于被裹挾的事物是孤獨的
     
    泥沙,不拒絕洪水的裹挾
    成了肥沃的沖積平原
    源頭,從不拒絕巨大的落差
    浪花,是他們沖向大海的號子
    土石頭樹彼此扣著
    才有了巍峨的群山聳立
    其實正常的事物都被規律裹著
    天道把持著宇宙,人道把持著人性
    劃過天空的流星,談不上凄美
    懸在空中的花朵更易枯萎
    方向盤,離開了舵手只是一個擺設
    沒有承載貨物的車輪談不上勇氣
    被黎明裹挾的夜晚并不孤獨
    雙腳,只有被路裹挾著
    指南針才有了意義
     
     
    不單單是數字的問題
     
    生活中有一種現象,地面
    越是干凈的地方,清潔越好維持
    習慣性的痰都能咽回去
    也好比公廁里越來越能放長久的紙
    曾經,只幾棵果樹成熟時要守
    剛栽下的名貴苗子常常還被拔走
    直到房前屋后塞滿時人們才熟視無睹
    也好比黑暗中塞滿的車子
    讓車主不再太擔心車子被盜
    輪子,也按越來越多的箭頭行事
    越來越多的事物證明
    成長都從數量開始
    當數量成為一種傾向
    成為一種堅持
    欣慰,已與數字無關
     
     
    二胎的事
     
    超生,曾經是一個高危的敏感詞
    也讓一些頭胎在鑒定單里背上了殘疾
    或者躲貓貓,玩起了游擊
    寄養或者喊父母為舅舅媽為常事
    甚至,有的被罰得一貧好洗
    有人甚至說,現在得勁的農民工
    有相當一部分都是超生的
     
    沒想到,三十年河西
    二胎被鼓勵了,增長的數字
    并不符合生育專家的算式
    社會學家說,二胎的事
    已不單純是生育的事
    是培養讀書的事
    是醫療的事
    是房的事
     
     
    贊美是鮮活的
     
    輕輕的,投去兩個會意的目光
    默默地,伸出一個大拇指
    清脆且純粹的幾個掌聲
    如此,這些都是有生命的
    就如最美的花草,如西施一樣
    總停泊在欣賞者的眼里
    最好的季節,總是在忙碌的早晨出現
    動聽的鳥鳴,總會陪伴你的寂寞
    此時的噪音,都是原生態的
    也好比蘿卜白菜,從不擔心爛在地里
    埋在地里的鉆石就是石頭
    流出的口水是因為食欲做了引子
    大多數事物不被欣賞了,就會枯萎
    而挑剔的眼光,類似于一束閃電
    無奈的夕陽,都想掛在山頂上
    只因為多了幾聲贊美
    第二天的地平線,依然鮮活
     
     
    生產隊二三事
     
    記工分
     
    每隔幾天,要么
    是生產隊的幾個干部碰在一起
    要么,是會計晚上到各家各戶
    問詢近兩天的出工情況
    很多社員一起出工
    干一樣的活,得工分是不一樣的
    能計量的按量折算
    不能計量的,記這個人是多少分底
    那時,生產隊里十分底的男勞力很牛
    背后常常被人豎起拇指
    九分底的女勞力
    絕對也是一個女漢子
    讓大家服氣又公認的一點是
    這些人有力氣,出勤,還出力
     
     
    雙搶
     
    農時,就是農民的命根子
    男女老少,都是雙搶中的一個螺絲
    白天,忙收割和插秧
    晚上,忙扯秧和脫粒
    那時放暑假的學生是沒有作業的
    大點的,是大人們的助手
    小點的,送茶送飯
    老人,在禾場上驅趕雞鴨和鳥雀
    有的,在田間道路上
    拾掇遺失的稻穗
    晚上,小孩有時打著瞌睡
    也要等大人,帶回省下的一點豬腸面
    老奶奶們,用干稻草和楠竹干筍衣
    編草鞋,大多也在夜晚和雨天
    而真正的壯勞力
    全在熱火朝天的一線
     
     
    石滾
     
    在鄉下,形容不善言辭的老實人
    說,用石滾都壓不出一個屁
    委屈的石滾,不聲不響
    還是憨厚的被牛拉著
    在禾場打轉,碾出谷粒
    農閑時,力氣大的偶爾玩一個游戲
    就是把石滾豎起來接連翻動
    出乎意料的是,最會玩的那個
    恰恰是那個,壓不出屁的
     
     
    我喜歡寫最矮的站立
     
    通常說,站立就是向上的樣子
    如同剛剛冒出的嫩芽
    如同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
    甚至把彎著的,挺直一點點都是
    我的海拔混跡于大多數
    總覺得,匍匐在路面上的東西
    把路,看得更清晰
    也覺得,越矮,越易感受到地氣
    如一根扁擔,橫著可筑起墻腳
    豎著,可插著一面旗
    再如,講再流利的語言
    都從喊媽媽開始
    一口飯,一口氣
    就是存在和生命的高度
    生活中,再高的高度,其實
    都是由似乎可以
    忽略不計的站立,壘起
     

    醬香型
    ——致一份真情
     
    一份真情,就像一滴醬香型的酒
    窖藏在倒扣著蓋子的陶罐里
    思念的歲月,成了一位不老的調酒師
    把沉淀,發酵在更深的沉淀里
     
    你可以不斷想象她的香味
    不斷想象她的醉姿
    想象你如何屏住多余的呼吸
    如何,蒙住激動的眼睛
     
    你越來越不敢輕易去碰那個蓋子
    更不想一飲而盡
    這是人間最美好的一個意想
    使欲,顯得沒有了瑕疵
    即使陶罐子腐爛了
    香,還會在地上,長成情瓷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