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人的流浪(組詩)

    作者:石頭也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8 18:52:06 | 閱讀:

      導讀:石頭也。網名:記憶里曾經有過山楂樹。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喂過豬,放過羊,干過公務。曾在人民公社文化站主辦的《小草》雜志社,任社長助理,兼職校對及投送組組長。退休后,回鄉和莊鄰一同種地看云,捎帶著去尋童年的本真……

     

    《臉 一邊溫熱一邊陰涼》

    伐倒的樹 成就了
    一個木樁
    另一棵樹 立著
    陽光不再均勻
    新鮮的木樁
    獨坐 臉 
    一邊溫暖一邊陰涼
    我不說什么
    不似青蛙魔法似地吟唱
     
    石縫蹦出的昆蟲
    爬行 舔食
    木樁似有若無的汁液
    無視我的存在
    可憐的蟲兒
    咱 兩不相干
    是你的亦或
    我的眼光散淡
    花蕾開了 有了果實
    果實 有了花蕾枯萎
    悄無聲息
    幽香越來越近
    道路  沒有
    幽香從何而來
    香了即散嗎
    別怕 黃土 有了
    枝芽
    兩顆雨滴結伴而落
    分別 瞬間
    不是驚心動魄
    生命燦爛
     
    知了 驚夢
    別怪 它的尖叫
    土里數年
    孕育的曲子 
    飄逸著曲線
    別搖動那棵老槐樹
    孤獨著蒼老
    聽懂知了的歡快
    知了真的飛不遠
    夏鳴秋走
    一群鴨子搖搖擺擺
    雞暖了它
    它還是鴨
    蘋果樹結不出柑桔
    別怪它的尖叫
     
    陽光 照在樹上
    真實 不是形同虛設
    等待 寶石般的驚訝
    兔子會來
    聲音會來
    幽香會來
    潁水渡綠
    花又重開
    草地 家狗跳躍
     

    《誰也偷不走潁河卷過的身影》

    晨明 麥香清爽如洛神之身
    刺角芽細密著野草
    微風沐浴著光腳的指尖
    小徑上蒺藜親吻上腿
    刺得發癢時而又生疼
    一個人的流浪
    傾下熱辣的鮮嫩
    粗蠻的牧神牧羊犬高大
    黃牛穿越洪荒
    拱透林神的樹枝
    漾出的微笑人真的不懂
    誰隱匿過往的拼圖
    踱走天窗底下的泥土
    手托萌動的靈魂
    眼波霧起 脫潁而入
    肚皮被浪花拂弄
    純澈溪流 雙乳溢出的汁液
    玉體真身 貞潔而溫存
     
    管它時間之神是否應允
    一段青梅竹馬的往事
    風箏飄飄我想你 潁水
    童年的小女孩如今的女人
    單純后的過客 過客
    你是否想過
    偶然相遇那怕只有一次
    河水擁滿想象的幻影
    昂著白了的頭
    蟻聚的星群燦若波光粼粼
     
    是走了很遠的路路走了很遠
    故事千真萬確
    又是那樣的短暫匆匆
    如人類從遠古己是繁衍出生
    一年一度的幽綠新紅
    浩瀚過無數的微笑繽紛
    蒼穹默默 誰能探察長空
    潁水卷過的影子
    靈壇上的宗親 目光迷離
    攀上天梯誰能極目所有
    野豹出沒嘯雨嘶風
    潁水卷過的影子不能帶走
    面頰蒼白著不再花貌月容
    悠悠歸帆裝上瓊石
    雕成的舊夢浩瀚無垠
    酥胸舒展 潁河 我回來了
    漣漪輕拍 窸窣的顫音
    奔放午后
    不無珍重地帶著絳邊
    鋪天蓋地不再了無根基
    拂掃狂熱浸染原野 越來越近
     

    《岸上飄風》

    船 快要沉了
    波濤 海霧 黑煙 藍天
    船長故我 掌舵的手
    沒有松動
    恐懼放大 襲擾每一個人
    游往陰郁的紅杉林
    船要沉了
     
    傾斜 首席揮動的手臂
    藍色的大海 不見
    帆影 帆影 帆影呢
    濁浪打濕 打不濕琴弦
    演奏動海驚天
    鹽水橫貫 船要沉了
    水中的人 看見了那
    手臂
    人也要沉了
    琴聲 琴聲 琴聲
    動海 驚天
     
    船 要沉了
    能和大家合作
    最后
    一曲 終身榮幸
    首席
    親吻每一個
    樂手
    溫潤似風 時間 空間
    海水漫過腰圍
    游過紅杉林的人
    岸邊的提琴 撈出
    船長的臂章漂搖
    漂搖著 遠了 遠了
    那天外之音
    詮釋了什么
    船沉了 船沉了
    船沉了呀
     
    紅杉林 紅杉林
    晃動 岸上有風
    小女孩 嫩嫩的琴音
    遼遠著波紋
    穿越時空
    有一天 她會手舞銀棒
    一曲妙調
    優雅 風情
    船沉了 不沉的紅杉林
    晃動 岸上有風
    白鷗翻飛 成群 成群
    男孩紳士著凝視
    連天旋渦
    追憶成夢 成真
    不沉的紅杉林 晃動
    岸上飄風 

     
    《掉落的葉子解釋不了什么》

    霧一早就散了
    山雀停在枝頭
    梳理著羽毛
    爾后 優雅風情地走了
    平原上 土路還是土路
    只要樹木不被砍倒
    當做柴燒
    明晨 還是它們的鳥巢
     
    秋葉 偽裝成嬌艷
    冬風 若有若無地宰割
    飄落 不是錯覺
    扣子扣到脖梗的女人
    盛夏 才脫掉一切
    黃了的葉子
    一片片從空間飄移
    不是驚心動魄
    掉落是一種亙古常在
     
    女人的腳印深刻而不柔情
    足音恪守著滿足
    有著倒影畢會走遠
    掉落的樹葉對
    掉落的樹葉不解釋什么
    塵埃飄飛 天堂繼續
    浪漫又是浪費誰的天真
    靈魂留在村口的郵箱
    果農直起腰桿
    依稀可見 野山楂的招搖
     

    《狼 神》

    山銀白銀白著鋪展
    冰棍似的森林啪啪響動
    野草艱難的露出水面
    依稀有了春的消息
    是告別寒冬的時侯了

    家族成員喊破了喉嚨
    母親舔干腥味血衣
    山河萬古日月重復
    草原上狼的圖騰
     
     
    頭狼   靈魂之神游蕩
    洪荒草原
    靈羊跳躍   雄獅群聚
    天鷹翻 飛  擦著地面
    七年短暫而輝煌
    同族兄弟 走進人類的篝火
    祖上野性成
    古埃及阿努比斯的頭像
    野性 草原洪荒
     
    星星般的眼光  回眸
    狼神    伏地漸為雕塑
    所有的親人一步一回頭
    征戰己成往昔
    殺伐過的生靈一一走來
    閉上雙眼   日月不在
    獨思罪與過 殺與伐
    活著  活著  曾經成文成詩
    誰家的帳篷
    傳出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
     
    人  狼  鳥  獸
    誰失去了城池
    誰弄丟了長鞭
    兒孫妻女 走吧
    儀式只能是瞬間
    走吧 走吧
    窄路蜿蜒  上山
    又蜿蜒著 下山
    痛在別處  美不是錯覺
    松林  青草  湖面
    牧者的褲衣己經灰白
    男人的鐮刀彎彎
    我不再看他的牛羊
    走吧  走吧
    過往  撕成碎片
    剎那  永恒
    白草青草遼遠著
    那不是分界線 不是
    蜿蜒著下山再上山
    走吧  走吧
    斜陽纏綿
     

    《動 物》

    金黃的光芒照拂著浮土
    遮擋采食的眼眸
    偏遠角落 沙漠蒸騰細霧
    田鼠 野豬踩著長頸鹿的蹄印
    獨角獸悄悄聚攏
    體態肥腴 舔吻耳膜
    不知名的花鳥 高傲著
    晚餐豐盛 風梳理后羽毛
    擦著樹梢振翅
    一只只又一只只
    標槍驚破遍河的天幕
    獵豹護衛著獵豹
    雄獅緊繃神經
    抖動的鬃毛 掀風動土
    靈羊四散 野草若有若無
    犀牛回頭 遍體鱗傷
    長舌沾濕噴霧的嘴鼻
    獵物倒下的那一刻
    投出標槍的人也倒了
    土坡后 好似是誰的眼睛
    我什么也沒有看見

     
    《圣者 你看你身后不是教徒的教徒》

    有地的人 也只是
    嗅著果園和青菜的香味
    寒冷里抖動披著的棉袍
    土地 土地
    皇天所賜 為何
    每塊石頭 都
    盤踞 嘴巴滴血的山獸
    一個個螞蟻似的人蟲
    冰水里拉著干草的大車
    田地 一堆堆
    稻谷
    赤腳的農夫
    揮動鋤頭 鐮刀
    顆粒飽滿 卻不是自己的
    蓬頭的村婦
    眼直勾勾的像頭母牛
    樹下 餓瘋的兒女
    嗷嗷待哺
    是誰帶著濃重的湘音
    狂吻活命的鄉野
    喚醒一條條生命
    箭似的飛過田埂 犁溝 
    吞噬南國紅豆的粉潤
    搖撼北國的垂柳
    太陽穴轟鳴 
    無酒卻燒熱肺腑
    馬蹄踏遍沙灘的昏睡
    誰的城池陷落
    彈動村壁
    無際的狂飆跳躍
    穿越石丘峽谷的帷幕
    眼 血紅后混濁
    煙云的古堡
    通通去吧 手中的茅竹
    啪啪作響 自由
    自由 自由呀 自由
    你還能舍棄什么
    你還留戀衣衫襤褸
    結滿青苔的繩索
    嶙峋的拳頭 
    砸碎沉重的棺槨
    恐懼為何意
    死亡為何物
    圣者 草地那邊的呼喚
    深情而熱烈
    雪山走過泥丸的哲人
    暖活窒息的人群
    前進 前進
    遮天蔽日黑森林
    遙遙無邊高坡 
    一個聲音 沙啞著
    人民 人民 人民做主
    沒有圣火 不是圣歌
    神的囚徒 皇廷前
    高叫著 自由 自由
    連路上的孤魂
    也接到了宴會的盛邀
    飄渺著 滾動著
    如打旋的江河
    潔白如玉的慧蓮
    三個孩子的母親 來了
    城樓上的人呀
    你可看到她目光的焦灼
    別告訴她
    幾十年后 那個可能改寫
    歷史的人
    沉默在異鄉他國
    廟宇莊嚴 步履虔敬
    你沒有廟宇 亦沒有雕塑
    陽光如梭 織就的紗衣
    神壓彎的膝蓋伸直
    駕馭的狂馬
    目標偉大 燦烈光輝
    脊梁弓起
    心田亮堂 月色如洗
    夏夜朦朧 鋪陳飛瀑
    蹄奔紛紛 綺夢無垠
    芳草蔥蘢 石花的種子
    輕舞漫弄 沉入黃紅泥土
    誰的后生
    晨曦朝暾
    膜拜躬身
    連陪你的農夫 村姑
    也已作古 作古了呀
    你眼前是否還是刀閃火舞
    沒斷的根須
    破土 直升碧霄
    裝點陰間陽間  江山
    分外妖嬈
    你不是圣主 只需志同道合
    聽呀 土路上
    成群結隊的信徒
    卻吶喊著 偉人 偉人
    您就是救世主 
    救世主 救世主 救世主
    瘋狂而不幽靜
    無止無休 高天厚土

     
    《認知圣者 不在廟宇》

    一滴滴一滴滴 
    又一滴滴
    泉水
    散發奔涌的氣息
    你看那昂昂的虎頭
    晨曦中 赫然生輝
    在枯木焦糊的鄉野
    點綴在山崖上的傲菊
    觸動誰的柔腸
    走呀 走呀
    古田 遵義 延安
    回望井岡 回望茅竹
    紅星閃閃 閃過
    寒涼酷暑
    你看那赤腳的農夫
    蓬頭的村姑
    亮閃閃的生命
    之光
    鄉村 山河 溝谷
    自由 自由呀
    森林 草地 沙岸 
    無邊黃土
    一個人 吞云吐霧
    巧笑 誰的信徒
    甜美的籟聲
    漫天星斗 不是
    古舊的小調
    不是客人的星座
    濕潤的塵世
    冰清的環宇
    衣衫襤褸著
    皇宮不再巍峨
    一切都是真實
    畜群 鳥禽 翠綠
    布滿青色的村落
    您是誰 誰是您
    真實的陽光 
    真實的印跡
    刀刻般的虔敬
    何必在宮院 廟宇
    只在
    山川 江河 野渡
    一九七六 
    一九七六
    沉重后走遠 
    走遠
    走多遠
    生生世世 也會
    支配人的
    魂與肉
    臨近臘月
    二十六 陽歷 空氣凝固
    一個不起眼的
    異域
    掩埋著誰的壯骨
    隔山隔水走來
    走來呀 偉岸在
    綿綿山丘 幽徑崎嶇
    飄滿紙錢的小路

     
    《欲望 之水形》

    不是怨著單于 怨著誰
    不是枉凝眉
    奚琴 嵇琴 
    十字路口 二胡長奏
    沒有衣不蔽體
    盲人眼中沒有野渡荒郊
    冬青泛雪 
    誰的胡音 咆哮悲催
    行人丟下的塊兒八角
    體面重重疊疊
    眼中無光 不見
    遠處對吻天鵝
     
    臂拉琴響 腳動鑼鳴
    山坡風過 誰的抽搐
    魔鬼好似穿透了煙霧
    馬駒狂叫 誰的唏噓
    水不在波光粼粼
    魚化石般沒有游動
    原上 來春才會翠綠欲滴
    風打鳥翅 一只悲傷
    一只顛簸后逃逸
    睜不開的雙眼
    看不見兔兒在槍下
    滑過冰面 幻覺里
    沒了訊息
         
    水形的欲望 凝固
    溫柔古怪著尙無缺席
    潮汐倒轉 日復一日
    墻上 彩繪 斑點
    琴胡嘈沏 走過騎士
    刀劈深淵 眼花繚亂
    馬軛 拉滿癡迷
    獵鷹 臥之于手掌
    盲人久坐 月沒日起
    背風墻壁
    似笑又泣 似悲又喜
    琴聲若有若無 
    雪舞雪失

     
    《特朗普 我對你說》

    是曾經看重過你的頭發
    是紅是黃是黑
    呵呵 就一頭發
    飄逸頭頂不歸
    犯賤 我會
    犯傻 就一傻
    別說 驕女擁簇
    離去 紛紛
    凋零玫瑰
    凋零的伊拉克 
    敘利亞  埃及
    別說 你說夠了 特朗普先不說說小布什
    誰的哭泣 不扯心揪肺
    特朗普 中藥 是中藥
    潤潤嗓子
    我痛恨每一棵子彈
    每一棵子弾
    都有痛哭的爹娘
    去你的華爾街
    瘋子 瘋子 呵呵 瘋子
     
    是沉重 日日沉重
    沉重你的心 
    誰也不缺吃的
    別說你的胃
    希拉里 不易
    別怪 爭 爭人 爭自己
    你活的你
    你能活自己
    就活你的你
    我的家鄉 是長著咯把皮
    別說你的心志
    泱泱河水
    一片片綠地
     
    你不會看到我的詩
    呵呵 誰苦 誰福
    別怪 奧巴馬
    戲笑誰 戲笑你
    強者為王敗者寇
    可是這個理
    別說 非州荒蠻
    天地間 負重的是螞蟻
    真的 是螞蟻
     
    呵呵 我老了 你七十
    長發甩起
    是紅是黃是綠
    我不知 又何須知
    天外天
    一邊是藍 一邊是紫
    罷了 罷了 
    同是瘋子 瘋子
    瘋子 黃土飄綠
    別管 誰的丈八大長茅
    獨對荒原
    夜暗了 真的暗了
    老兄 前邊是什么
    你不知
    呵呵 呵呵
    我也不知 真的不知
    又何需知 就一天地
    呵呵 呵呵 就一天地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