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虹詩歌評論選

    作者:王亞萍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8 | 閱讀: 次    

      導讀:詩人冰虹詩歌評論三篇。



    冰虹詩篇,神奇明凈的光華

    在落霜后的冬夜,我打開了月光
    多么明凈的光華
    等待著花朵的嬌唇,等待著大地恣情的腰身
    那泓漾情的春水,就在不遠的日月
    隨著清風回歸

    ——冰虹詩《隨著清風回歸》


      初讀冰虹詩《隨著清風回歸》,有一種“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之感,然而,此詩表面上看似一首寫景詩,描繪冬末春初季節美好的景致,實際上卻表達了詩人對美好愛情的期許,全詩寓愛于形象之中,構思運筆堪稱奇妙。
      首句“在落霜后的冬夜”,點明天時與環境,以第一人稱展開敘說,看似無意,實則是詩人有意安排,“打開了月光”不僅寫出詩人逸興,也給詩歌添了不少情趣。第一句便讓人想象早晨起來看到旖旎雪景,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奇寒,大地銀裝素裹,煥然一新,掛在枝頭的積雪變成了一夜盛開的梨花,和美麗的春天一起到來。
      最神奇的就是這月光,“明凈的光華”,悠悠而來,從寒冬雪景一下子滑向春日勝景,一筆帶出相思的主題。愛情和相思,是人類文學永恒的主題,沒有哪一代人能避開,古今中外,只有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相思情懷才配凄清如許的一輪明月,也惟有純真的情,才能使高天皓月更顯皎潔。在這樣一個明月之夜,是誰飄蕩在一葉扁舟之中,“等待著花朵的嬌唇”?又是誰佇立在那月明如水的樓頭,“等待著大地恣情的腰身”?月明之夜,相思別緒更加縈懷,使人無法排遣。而那一輪明月偏又空懸。
      僅用兩句,引出下文“清風的回歸”,而這兩句正描寫了寒冬落幕,春景回歸的初步印象,春回大地,自然景物煥然一新,這里用形象的語言,“嬌唇”“恣情的腰身”將花朵和大地形象化、擬人化了,把“等待”落到實處,不做細碎描寫,不在一草一木一石上做剪貼,而是從極廣大的空間落筆,“那泓漾情的春水”更是直接寫出了世間情愛的迤邐,等待著“清風的回歸”。夜色凄迷,月光如水,不知有幾人在這輪明月下相擁相訴了,而“我”只能守著這輪明月,人間離情萬種都在那清風上搖曳著、彌漫著,而“我”在等待著。在這樣勾魂奪魄的意境里結束全篇,情筆生花,余音繞梁。
      詩人冰虹以“月”開頭,卻沒有局限于一輪明月,而是把從天上到地下這樣寥廓的空間,從明月、花朵、大地到春水、清風等等眾多的景物,以及種種細膩的感情,通過環環緊扣、連綿不斷的結構方式組織起來,共同造成了柔和靜謐的詩境,這種意境與所抒發的綿邈深摯的情感,十分和諧統一。全篇有情有景,亦情亦景,無論是高月的皎潔還是“花朵的嬌唇”,抑或“大地恣情的腰身”、“漾情的春水”,無一不打上情感的烙印,結尾一句,更是情景交融的絕句。

     
    冰虹詩,離夢鄉最近的地方

    我想住進村莊,像燕兒做窩一樣
    壘一間陶淵明模樣的泥房
    依著小小窗格兒靜聽
    山泉撫摸巖石的脆響
    伴著燕兒的呢喃和花朵的開放
    春天的氣流擁我走遍田野
    種一畦蔬菜,
    一畝稻粱
    牧一群小鴨,一河樂章
    手和腳總在樂悠悠地忙
    再不要喧囂嘈雜的捆綁
    愛人,他的光腳上有點點泥漿
    他是大漠的雄風,高山的脊梁
    數著星星掐日子,他的倔強磨礪著我的柔弱,
    我的溫柔塑造著他的剛強
    天極藍極藍,
    云煞白煞白
    油綠的菜兒,綠油油地旺
    血液和心一樣滾燙
    在離夢鄉最近的地方,我們
    盡享著田園的金黃 


    ——冰虹詩《離夢鄉最近的地方》

      無論是厭倦了都市繁忙生活的人,或是離開故土、在城市安居的人,抑或是在外打拼的游子,他們都能在詩人冰虹所展示的田園生活中回歸自然,留住鄉愁,為日益物化的心靈尋找詩意棲息之地。
      詩人冰虹“種一畦蔬菜,一畝稻粱/牧一群小鴨”,點瓜種豆、鋤草翻地……冰虹詩《離夢鄉最近的地方》,為都市中每一顆向往山水田園的心提供了一種可能,為遠離故鄉眷戀田園的心靈,提供了一種歸隱田園的方式和通道。
      讀冰虹這首詩時,心中思緒萬千。 歸園田居。它也許是“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也許是“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讓心靈慢下來,品味田園風光,讓浮躁的心找到歸宿。去過一個“冰虹夢一樣的”田園生活,沒有網絡,沒有微信,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勾心斗角,靜靜地享受自然帶給的一切······過一種“一草一木一清心”的清悠生活,誰不喜歡冰虹“離夢鄉最近的地方”?“壘一間陶淵明模樣的泥房”,到老的時候,和相隨相伴的那個人一起在那里廝守余生。
      冰虹的這首詩,讓我們想象:在山清水秀之處,土地荷田,一間小院,幾棵果樹,雞鴨成群。有一女子,在田間播種,在田野收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瓢飲一簞食。霧一早就散了,這女子在田園里干活。陽光和煦的午后,微風拂面,撩起溫暖的夢。走累了就停下腳步,在某處靜呆。太陽下山了,那安靜的鐘聲陣陣地響,綠竹影斜照在小河上,淳樸的人結束了一天的生活。這情趣盎然的田園晨韻,這清新雋永的暮色,這悠揚美妙的樂章,怎能不叫人心醉?
      這女子穿梭于山間田野,潺潺溪水、繞舍弄音、采菊東籬、悠見南山、荷鋤歸去,春華、夏耘、秋實、冬樂,怡然自得,心中那個溫暖的夢,從此落進人間的一蔬一禾,生活的枝枝葉葉,在一悟一透中,歡愉而至。無論是用時間等候泥土肥沃,還是用自己種植的食材煮羹湯,都是生活本來的樣子。
      然而,我們生活的城市沒有土地,沒有田野,沒有農忙,沒有炊煙,沒有狗叫,沒有雞鳴,甚至沒有溫度,更缺乏分享。快節奏的城市生活總驅趕著我們不由自主地朝前趕路。我們身不由己,我們不由自主,我們日復一日地遠離故鄉田園。
      對于生活在繁華喧鬧的都市,久經塵囂與紛擾的現代人來說,現代都市工作緊張、生活忙碌,厭煩了快節奏、壓力大的生活,誰不渴望和向往無拘無束、清新自然的田園生活?對于告別了生于斯長于斯的祖祖輩輩生活的古老村莊、搬遷到鋼筋水泥鑄造的高樓大廈居住的人而言,心中總是留有那份依戀。冰虹詩《離夢鄉最近的地方》,所展示的鄉野生活喚起多少人對鄉土生活的眷戀;對于為謀生計而背井離鄉的游子、在外求學的學子而言,他們與家鄉之間有看不見卻有著實牽絆著他們的線,總在夜深人靜之時勾起游子的鄉愁。
      “我最懷念某年,空氣自由新鮮,遠山和炊煙,狗和田野,我沉睡一夏天。”詩人冰虹想要的生活不是留在物欲橫飛的城市,不是奮斗到老眼昏花,她選擇在適合的時候回到田園生活,“在離夢鄉最近的地方”,只聞花香,不談悲喜,喝茶讀書,不爭朝夕,“盡享著田園的金黃”。陽光暖一點,再暖一點,日子慢一些,再慢一些……

     
    冰虹詩《秋果》,優美的自然之趣
     
    當你在零碎的人世顯現
    我若幽月的嘆息之下
    一朵暗花的倒懸
    你的美,飄過我歌頌過的那片天
    在秋花遍開的園
    你神靈般來回返照
    被光耀的種子已與清秋和好
    你這么美
    秋果才會比花兒動人甘甜


    ——冰虹詩《秋果》

      著名詩人冰虹詩《秋果》,絕妙古今,不但描繪了旖旎駘蕩的秋光,以及世間萬物在秋色的沐浴下的勃勃生機,而且將詩人本身陶醉在這良辰美景中的心態和盤托出,使讀者在欣賞了詩中秋園的醉人風光的同時,也在不知不覺中深深地被詩人那對秋果、對生命的滿腔熱情所深深感染和打動。
      冰虹詩《秋果》的詩歌語言平易清新自然,用白描手法把精心選擇的鏡頭寫入詩中,形象活現,即景寓情,從生意盎然的秋園風光,體現出詩人游園時的喜悅心情。,詩人置身其間,飽覽秋園之美,心曠而神怡,極富情感色彩與生命活力的景物描寫,寫出了季節更換時乍見的喜悅,充分顯示了詩人對描寫對象的細致觀察以及準確把握其特征的能力。

      時人寫秋景,大多氣象衰颯,滲透悲秋情緒。而冰虹詩《秋果》卻一反常情,《秋果》是從冰虹心中不由自主地流瀉出的一首飽含著自然之趣的優美詩歌,像一篇短小精悍的游記,在橙黃橘綠那美如天堂的景色中,詩人飽覽了層林盡染,陶醉于金桂飄香,最后,才意猶未盡地沿著秋園小路,戀戀不舍地離去。《秋果》讓品讀者的耳畔和心靈也回響著由世間萬物共同演奏的一首秋天的贊歌,
      《秋果》描繪了詩人初秋漫步秋園所見的明凈風光,是一首唱給秋日良辰和秋果的贊歌。詩的開頭便引出秋果“在零碎的人世顯現”,緊扣題目總寫秋景,三分鵝黃、七分橘綠的落葉默默地陪襯姹紫嫣紅的鮮花,默默地托舉如錦似橙的果實向人間傳播秋至大地的喜訊,“顯現”二字,勾畫出秋果的豐碩茂盛和詩人左右尋景的情態,所表達的是詩人對秋日的一種特有的感受。由于姹紫嫣紅的秋花,使得秋果看上去比起深秋來暗淡了不少,似乎眼看著就要“泯然于眾”了,“嘆息”二字的感慨,又表現出詩人細膩的心理活動,并使讀者由此產生豐富的聯想,這種感覺是只有一個對秋日有著深刻了解和喜愛的人才能寫出的感受。此刻,正當詩人默默地觀賞秋園那靜如處子的神韻時,“一朵暗花的倒懸”打破了她的沉思,因為是“秋花開遍的園”,還未到果實累累的季節,所以能見到的尚不是碩果的數不勝數,而是東一個,西一枝,用一“飄”字來形容。而秋果也還沒有長得豐茂,僅有小巧玲瓏之感,所以用“神靈般來回返照”來形容。“你的美”和“你這么美”又是詩人觀察、欣賞的感受和判斷,這就使客觀的自然景物化為帶有詩人主觀感情色彩的眼中景物,使讀者受到感染。“秋果才會比花兒動人甘甜”一句是此詩的核心部分,也就是最為搶眼的句子,同時也是詩歌描寫秋光特別是描寫秋果的點睛之筆,以秋果和秋花的對比,準確而生動地把詩人邊行邊賞的初秋氣象透露出來,給人以清新之感。
      著名美學家別林斯基曾說過,“無論在哪一種情況下,美都是從靈魂深處發出的。因為大自然的景象是不可能絕對的美,這美隱藏在創造或者觀察它們的那個人的靈魂里。”冰虹詩《秋果》恰恰說明了這一美學欣賞真理。整首詩寫出了詩人冰虹對秋果的喜愛和贊嘆之情。因為秋天的景色再美,也會有不盡人意之處,但是在詩人的眼中,秋果無疑是天下最美的景致,因為詩人不但善于觀察,而且更善于發現和體驗。我們現在每每有逛景不如聽景的體會,或是聽朋友介紹,或是在影視風光片中,聽說和看到名勝山水美不勝收,心中不由得生起無限向往之情,可是往往一旦身臨其境,面對真山真水,卻反而覺得遠沒有預期的那樣動人美麗。這就是因為我們不能帶著一種發現欣賞的眼光去看待自然山水,而是帶著一種先入為主的過高的甚至是帶有幾分挑剔的眼光去游山玩水。試想古往今來,秋天向人們展示了多少美妙的秋光?而又有多少人見證了秋果的美色?莫不是秋天只有等到冰虹光臨的時候,才像孔雀開屏般地展現她那驚人的美艷?才“動人甘甜”不成?
      冰虹因為有著這樣一副難得的美學家的欣賞眼光,才能在秋天獨具慧眼地發現秋果的動人之處,才能真正享受到大自然賜予人類的這一人間美景。她并沒有看到很多的秋果,只有“神靈般來回返照”而已,依尋常耳目,說不定還會因為沒有到碩果累累的時節,而感到遺憾,心想要是再晚來十天半個月就好了。可是詩人冰虹卻不這樣認為,少有少的好,正因為少,才使“被光耀的種子與清秋和好”,“秋果才會比花兒動人甘甜”,才有一種感知秋天到來的喜悅,冰虹在這首詩中所表達的那種對于秋果或美好事物的敏銳觀察與體驗,留給讀者以豐富的美學享受。
      馬特·海格說“不論何時何地,嘗試著發現美好。一張臉、一行詩句、窗外的云朵、一些涂鴉。美凈化頭腦。”從前,我們向往把生活過成詩,如今,面對冰虹詩《秋果》,我們亦可以在詩中尋找生活。
    簡介
    冰虹,中華文化促進會會員,中國作協會員,中國音樂學會會員,山東省青年詩人協會理事,濟寧市作協副主席,曲阜師范大學文學院研究生導師,曲阜師范大學瑯嬛詩社名譽社長。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