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一切好只對佛說(組詩)

    作者:袁東瑛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11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袁東瑛作品選。

     
    一張紙 
     
    我多次寫到蒼涼
    寫到僅剩一滴眼淚的絕筆之墨
    寫過孤鳴之鶴以及
    和她捆綁在一起的沼澤地
    因憂郁而變深的天空,沒有漿的船
    這些失掉了動力的生命
    停在了一張紙上
    我不能改變其方向
    任橘黃色的落日,余暉散盡
    我不能寫盡悲傷
    只給一張紙留下點位置
    在最顯眼的地方
    立一座無字碑
    它剔凈了人世間所有的恩仇

      
    我說謊了
     
    我說幸福,實際上
    已背棄了幸福
    我說相信,實際上
    已背棄了相信
     
    我身體滾燙,滿嘴胡話
    被高燒的火焰吞噬
    我不得不想到我的葬禮
    可能會在一場大雨中
    如期舉行
     
    所有的火焰都將熄滅
    連同所有的謊話

      
    閉關
     
    什么也聽不見了
    什么也看不見了
    沒有憤怒,沒有恥辱
    更沒有可怕的冷
     
    我關閉了窗戶,關閉了門
    我用膠條
    把那些可能滲入的冷
    封住
     
    北方的冬天,北風太大
    再大的北風
    就讓它
    自己吹吧
     
     
    敵人
     
    我不是別人的敵人
    也不是自己的敵人
    我沒有目標
    不會和自己打
    我也不會成為別人的靶子
    因渺小
    誰會舍得浪費一顆子彈?
     
     
    緘默

     失眠奴役著夜晚二點一刻
    星星坐在黑暗里
    我坐在黑暗里,我們融為一體
    知道了黑的真正意義
     
    還能說些什么?
    和黑黑的夜說嗎?
    不!什么都不能說
    尤其是悲傷
    一說,心里的防線就沒了
     
     
    風吹過
     
    風吹過
    它刺探了一下窗口
    遠處悉悉嗦嗦的聲音
    也只是輕的葉子
    集體翻動了它們的嘴唇
    而已
    風吹過,僅僅是吹過
    而已

     
    對佛說
     
    可以記錄的文字越來越少
    要說的話也越來越少
    這么多年了,我讓
    一尊佛住進心里
     
    佛對我說:別擔心
    一切會好的
     
    很久了,我的一切好
    也只對佛說
     
     
     
     
    多么好的陽光啊
    我喚我的狗兒去露臺
    它只折了一圈
    就躲進了狗窩兒
     
    它不懂陽光的好處
    不懂悲傷,也是一種菌
    可以被陽光殺死
     
     
    抑郁者
     
    坐在黑暗里的人
    是一個拼盡全力讓思維休息的人
    她不斷地阻止和別人對話
    也阻止自己和自己說
    四壁不是空的,它們被壁紙布裹住了
    大師級的國畫掛在上面,那是少有的喜氣
    桌上的鮮花濃郁
    佛龕的蓮燈明亮,仿佛有菩薩佑護
    還有什么不滿足呢?
     
    她望著這些
    所有的豐滿都井然有序
    卻更像是另一種有形狀的桎梏
    被它們折磨,被它們壓榨
    而她,極像一個獻媚者
    或是一個被誘惑的人
    正同現實背道而馳
    失去正是她手里的那朵花
    一片又一片被撕去
    哦,春天已過,必須正視真相
    取下墻上的牡丹畫,像取走了那些富貴
    這些表面上的繁榮阻止了內心的幸福
    她認為自己對不起這樣的生活
    不配擁有它們
    她吃了一把藥片,對著鏡子說:
    “哎………都不要打擾我,我要睡去”
    說完,淚水洶涌而下
    堵住了嘴的去路

     
    天空之城
     
    僅僅是我們走累了
    被迫抬起頭,向上伸展的動作
    也可能天空真有這樣一座城
    云端之上,懸浮一棵位置恰當的樹
    沒有窗口,沒有對視的臉
    綠草有序,鳥鳴輕松
    有愛,回歸自身
    天空,是無價的寬容
    再不用去想“主義”與生存的關系
    悲傷都很罕見
    這像靈魂另辟了空間
    人找到了棲息地
    長節奏的嘆息同樣是美妙的
    用希達手中發亮的石頭
    就可以輕易打敗掠奪者和陰謀家

    我在宮崎駿的飛行石里飛了一圈
    我不打算擁有它
    也不需要任何陌生的東西
    我已經在熟悉的世界里懂得安好
    盡可能地享用擁有的一切
    嗯,我們的炊煙一直是不間斷的
    有圓形的屋頂,木質的天棚
    可以睡安穩覺,醒了寫詩
    愛布衣和粗茶,愛小貓小狗
    愛終生的伴侶
    丟掉咒語,不管壞的
    還是好的

     
    春風得意馬蹄疾
     
    現在,我就在這顆樹下
    金黃的秋色正以最快的速度垂落
    這不是風的作用,也不是時間問題
    是成熟度失控的狀態
    衰老,一定不帶有意志力
    一切超出了一顆樹的重量,我
     
    完全超出了內心的想象
    那些占據了肉體表面的東西
    正從高漲的興趣點降落
    落葉,包裹的皮毛被托運遠處
    贏得的燦爛也歸于了暗夜
     
    一張椅子,坐等著半生戎馬的人
    卸下鞍與仆仆風塵
    馬蹄不需疾馳
    春風,也不需得意
     
     
    一級響應
     
    海風吹得很遠
    風暴也離我很遠
    窗口在垂直的海藍幕布后面
    我盡情做了一次想象
     
    那一天,風浪不過三尺
    船沒有觸礁
    黑夜沒有遇見天煞星
    我們也沒有遇見
     
    生與死
    沒有一級響應
     
     
    塵埃
    —讀策蘭
     
    如此多的灰塵
    我們是吊在半空中的肉身
    歸于某處時,名字
    只是一個灰塵大小的符號
    它們沒有負擔,沒有名利的各種困擾
     
    很多星星,只屬于另一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的人
    最終,都不會成為星座
     
    啊,我們在走別人的路
    別人在走我們的路
    “生命盲目地
    移動,不過是一陣呼吸
    在這里和不在那里之間”
     
    我們現在是生者
    未來是逝者
    在通往彼此的路上
    總也拎不回來一根骨頭

     
    尖齒鳳丫厥

    有一天。聽見蘇格拉底說
    “未經審查的一生不值得渡過”
    為此。我動用了虛擬的模式
    和你做一次交換,賦予你缺點
    想象你就是我
    尖刻、敏感
    有對死的苛求,對生的厭倦
    而我歸于植物后
    有低溫5度的快感
    我活過了三秋。而你的春天已過
     
    這是一次不對等的交換
    你以命
    僅換來我的兩聲:謝謝

     
    相等的的直角
     
    只要是風,就會有閃電的念頭
    有要劈開一顆樹的愿望
    那些紋理的指向,正探究走過的年輪
    我想,生命不過如此
    有人先于我或后于我離去
    而死,卻讓生剛剛開始
    就像一對分不開的孿生姐妹
     
    所有吹過來的風,不過是一場冷暖而已
    樹葉都會落下,只是早晚而已
    在萬神殿的天窗上,能看見公理化的體系
    人類正相互認知,彼此照應
    我聽到今夜的大風
    正彈奏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
    歐幾里得在天堂里笑,他說過:
    人間所有的直角都是相等的
    簡介
    袁東瑛,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詩歌、散文見于《詩刊》《作家》《詩選刊》《星星詩刊》等國內各大報刊,曾獲得全國第二屆夢·烏鎮詩歌大賽一等獎,2016年度《詩選刊》優秀詩人獎,首屆《海燕》詩歌獎等,詩歌入選《中國年度最佳詩歌》等十余種年度選本。出版詩集《袁東瑛詩選》(漢韓對照)、《珍藏疼》等。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