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路上(組詩)

    作者:施浩 | 來源:中詩網 | 2020-12-09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詩歌》主編施浩作品選。

     
     
    【黃昏下的頌辭】
     
    夕陽西下
    魚王領著許多的魚兒在水面跳躍
    一塊巨金被分割成無數輝煌的谷粒
    漫漫沉入水底
    這是漁民們收割的稻子
    或是他們的女人
    在水里沐照黃昏
     
    遠山栩栩如生的草木
    已進入圣書里的夜晚
    只有魚兒圍著女人們豎琴
    一邊舞蹈     如水一般
    流進夜間迷人的風景
    站在這里  我當心讓人寫入畫中
    我便遠離她們
    漂泊大地上別的景致
     
    每當想起那個孤女彎腰在田間拾著遺落的谷粒
    我便感覺世態炎涼
    雨水便降至農田之下
    一群男女在青春期變老
    每當看見美的歌女走進紅色舞池
    我便不禁傷感
    我愛的人必須死去
    我恨的人全無
    這時  我聽見黃昏里一個缺鈣的詩人向大地的獻詞
    我不再唰唰落淚
     
    我熱愛生命  便去練習行走
    我珍重莊稼  便去參加勞動
    春播。收獲。捕捉。搏斗。
    愛人的女兒。
    平靜地思考
    徹聲吶喊
    我建設一首偉大的詩歌
    我把語言撕開。甩碎
    重新組合肉體
    像我割開一個球體的血
    生長大地上的屋宇和群峰
    海洋或藍島
     
    莊稼  比上一個世紀更加茂盛
    女人圍著家園。  邊舞邊蹈
    我現在可以走近她們
    詠大地或人的頌詞
    并且尋找物品。建設愛情!
     
    【敦煌】
     
    春天。十個美麗的男子一起睡去
    春天。十個一群的雄性植物
    在石窟上空              飛行
    它們的影子打在河流中
    滴乳汁的聲音
    刺破鮮花的手掌。 刺破河流兩岸
    豐收的景象。落日的景象
    以及敦煌
    大地睡著。不斷地煉鋼
    一千年火焰的森林
    在最后一具母獅身上懷孕
     
    春天。十個美麗的男子從山岡醒來
    十個美麗男子的左手是火焰
    右手是飛行
    歷史被他們的翅膀剪斷三截
    大沙漠。炮臺。磚塊
    堅硬。整齊。排列著
    這北緯四十度的地方
     
    【聚居】
     
    離音樂只有十步之遠
    我為誰歌唱
    浩啊  我在黑夜的夢里
    平靜地安睡
    抱住生命的果子
    像童年抱住八匹金馬
    父親在馬蹄下為我叫喊
    血殷紅地涌進罪惡
     
    黎明的果核  刺穿我的肝臟
    父親!我的仇恨的類種
    在草根里  我看見人群的聚居
    他們裸露的體魄
    茂密地繁衍姿色的菇叢
    那些內心的語言
    房間談論自己的女人
    在河與岸之間
    把男人逐出村落
    這時  我唱著
    愛與大地
     
     【在圣母院的一張版畫上】
     
    人群的腳印正走進羊群啃光的草地
    漓漓的樹木
    荒荒的日光
    片刻的愛情
    末落的海水  呈現大地的力量
    在每一座城市的甬道上
    詩人和石頭擦肩而過
    女人  男人和鐵具
    在圣母院的一張版面上
    農莊是一座座平民的血庫
    他們的女兒在陽光下
    被火焰綁在樹上抽打
    使春天背信棄義
     
    頌歌在雨水中翻滾
    生命生命生命
    煉鋼的聲音
    伐木的聲音
    鮮血的聲音
    收藏在青銅下的那只船上
    銅呵銅呵銅呵
    原來是一張廢紙上的圖紋
     
    【紀念蟋蟀】
     
    某年八月七日
    為了逃避孤獨我去了外面
    說不清具體地點
    因為不是在原地來回走動
    而是靜靜地在潮水中游曳了很遠
    后來我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街
    我被眾多的聲音覆蓋著
     
    這時     我想我可以覆蓋它們
    來自街口的聲音
    像是一條決血的堤
    涌出液體的聲音
    是蟋蟀的聲音
    被人用囚錮在籠子里
     
    又從柵欄中跳出來的聲音
    使我想跟著它們合唱:
    “這時正值黃昏
    這是我唱給眾多生命
    或植物家園的頌辭
    我們在一個世紀為口糧和囚頌唱”
    我帶回一只蟋蟀
    并帶回地壇的音樂
    帶回遠方的我的晚霞
     
    我這樣忍受七天的饑餓
    究竟為了什么
     
    【美神】
     
    美神。我將死在你的美里
     
    美神。在我的夢里
    美神在我的飛翔中
    美神 ,你在我的詩歌中  
    你使我度過這些要命的春天
    在這種時光里
    美神
    你在我的大地上
    在我的頭頂上
    在我的天宇
    為我吹簫     美神
    我面對一堆白骨
    我敢肯定地說
     
    絕對的美神  只屬于我一個
    絕對    只屬我一個人的美神
    有一天    我將死在你的美里
     
    你今天一早就在向我召喚
    美神    我想您用水照耀我
    徹夜的長唱
    美神    我就要去外邊給你取景
    去天邊     在天邊底下
    你在天邊下用手絹為我抹淚
    你美麗得讓我去天邊一棵樹下
     
    那上面結滿圣誕的花果
    結滿我想和你結婚的果子
    我想和你結婚的白紗
    遮蓋這一刻里面的死亡
    你的美潔永遠遮蓋我的圣體
    我想聽你用水照耀我徹夜的長唱
     
    美神
    你一早就在光的邊緣召喚我!
     
     
     【夢游記】
     
    八月十五日
    我在記載一個傳說
    傳說里荒唐而真實
    傳說我死在一張水床上
     
    我夢見自己客死它夢
    我夢見我在一些人的包圍中
    他們問我天光的尺度
    和有關一個老人的性欲無窮
    我告訴他們薩女的皇宮
    家有萬貫
    他們在我堆滿木柴的屋前
    縱火未遂
    縱火者燙傷了鐵血
    縱火者在我未死之前
    為我丈量棺室
    我夢見我的棺木
    長度二尺有八
    寬度無邊
    前門朝著我的老屋
    腳步向著天庭
    縱火者敲了幾下木鐘
     
    天庭放出無數的孩子
    天庭送我到水的邊緣
    送我到一只鳥的源頭
    我夢見我客死它夢
     
     
     【枉想時刻】
     
    我感覺我走了很遠
    城市和村莊離我很遠
    我就這樣走向您:阿比爾
     
    而愈時到現在
    我更加感覺自己被一種
    巨大的孤獨和困惑
    大面積包圍著
    或是被一種巨大的聲音呼喚
    這兩種元素來自詩歌的中心
    我感覺自己身體中骨肉脫落
    四周劇烈疼痛
    這時我找不到
    自己的對應物
    因此這種沖動
     便使我產生把不能說的
    變成長唱
    變成與許多不相契的事物的對話
     
    在我而言
    在我每當從這唯一的地下室
    我自己稱之為地下的天堂或地壇
    聽到四周溫暖人家傳來的氣息和
    我從這種詩歌之外的寧靜里
    聽見不遠處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和
    整個城市腳步碾過森林的聲音
    血就誕生了
    我開始由一種孤獨走進靜界
    這點對我很重要
    我開始升向海底
    開始聆聽森林深處鳥鳴
    和腳下踏水的善良的音樂
    這時我把世界變成我的詩歌
    這時陽光不再照耀溫暖的牲口和草地
     
    陽光照在無人行走的道路上
    和石頭的心臟
    石頭里長著茂盛的莊稼
    并放牧著羊群
    這時我便從詩歌中逃脫出來
     
     
    【合唱】
     
    午夜   我重是肉體
    我的肋骨紛紛擊落樹葉
    眾神合唱
    許多年輕的女子重又出現
    白晝的裙子的姿態
    在夜晚飄逸
    在我詩歌中心顫抖
    我抓住她們一部分尾音
    嚼出液體的味道
    黑暗中的罪惡漫出水面
    我聽見水聲徹夜地吶喊
     
    白晝是什么
    白晝的銀子
    在一只船上  運載黑夜
    那愛情。那樹木。那星空
    和深海的音樂。偉大的手
    告訴我     人類是掏空的器具
    一個是掘墓者
    一個是趕車人
    一個是懷抱鮮花的女子
     
    世界就剩下三個人
    我在它們死后復生
    在農莊外收割麥子
    在秋天的草地上望著天空
     
    天才死去     乳泉流盡
    割斷獅子的頭顱 
    憂傷的獅子
    從莊稼身上流出來的血液
    養活我眾多的太陽
     
     
    【夜晚】
     
    臺上臺下生著鮮血的詩人
    你們寫生 你們海談
    你們眼里蘭色的球
    在揮風瀉雨的空間
    融著我詩歌的空難
    誕生夢幻般的大水
    在我的整座黑夜里
    山啊
    重重的腳墻踏在胸脯
    舉手撕開的兩道天衣
    我的肉質。我鮮血的涌擠
    向夜間的深海
    向女人。糧食。幣
    捅出如生俱來的火焰
    今夜。我的兩只眼睛
    在風中凝固
    在河谷里一條魚翅上看到天象
    將有一場大雪明年夏天在土地
    臨空降落
    覆蓋大地上的城市和森林
    以及工業的文明   這時
    我坐在一座教堂的背后
    以手扶摸 人類的夜晚
    我頭頂上的荒涼
    無滓的深淵。躍上一棵樹的高度
    贊美水。水下流淌的音樂與魚群
    贊美一切崇高的植物坦蕩的生存
    或者死亡。
    甚至。一個公民。一個國度
    一個農民的兒子和一首偉大的詩歌
     
    世界平靜如斯
    人們都在預測
    明年這天中午的雷電
    怎樣輕輕響過他們的屋宇
     
    【家園】
     
    現在,我沉默下來
    聆聽海的羞恥的靈魂說話
    藏在我自己的美里
    用無字的語言。向我說話
     
    黑暗     可恥的孤獨人
    從光的深谷。向我走來
    以我的火焰放射光芒
    以我的詩歌詠唱
    在這個黑色的盒子里
    人類再次走進去。互相竊取
     
    兩個國家之間。兩個惡客
    以軍事物品和貨幣兌換文明
    關于它們。我不歌頌任何一方
    只是面臨鋪陳于地的骸骨
    和橫飛的莊稼
    我歌頌:誰在清洗文化
    誰在進化人類
     
    詩歌中心地帶  
    我問。向世界乞討和平的嘴
    被一只手截斷
    使語言支離破碎
    詩歌殘缺不全
    我站在某所大學課堂的外面
    看見你們頭頂上的天墻和萬象
    看見彈殼和硝煙
    云彩覆蓋下的農業
    大鳥低飛。眾魚沉底
    女人們站在莊稼地上
    活唱。唯獨我。我看見
    她們的子宮流淌第三代人的血
    而我最最危險
    我通往你們講臺的那一尺天路
    被世界砍斷
    這世界明天要走大水
    我要安家。
    你們能安靜在水之上乘舟
    我母親。愛人
    然而我未降生的女兒
    她們在你的前方
    安然到達糧食的終極之地
    這時   我喊她們:大地!
     
     
    【歌手】
     
    在路上。我遇見過去的稻米
    黑暗深處伸長的嘴
    從罪惡里張開饑餓的胃口
    在墻壁之外向你們的食物竊去
    挑釁。周身粉碎。徹夜不眠
    每當這時。我感覺苦好
    有詩友自敦煌中來。這圣啊
    是我的先知。他的頭顱
    砍斷東半球那段羞恥的鐵軌
    夕陽西下! 歌手高呼!
    歌手橫斷手臂!歌手死去
    他的血照在鐵軌的心臟
     
    情欲的鐵軌。花魂一閃
    他安葬于美麗中
     
    安葬施浩的村莊
    雨水一陣一陣下過
    寒冷的村莊。死亡的村莊
    貨車經過這里。貨車在這里靜坐
    聽下風暴時的歌喉
    兩座村莊隔岸而泣
    我目光所擊之地
    我看見自己的長詩在大鳥飛越的空間
    停留  片 刻
    靈魂沉入大地
    歌手擊落樹葉
     
    【在路上】
     
    家啊!巨大的漢字
    語言高大的建筑物
    這座水城中心        
    我找工作
    我 奔 走 在 大 街 上
    腹背谷殼吞噬干凈
    我包裹斷脫     裂縫
    穿入大廈的根底
    你們背道而來。逆道而去
    你們的車輛。你們的微笑
    停在方向的邊緣
    我看見你們的臉部蒼白
     
    塵土上流動的風
    塵土上流動的風
     
    塵土高呼。塵土嗆進我的肺部
    充滿城市的饑渴。 使我想起
    去年如同颶風一樣離開家鄉的我
    是誰?  我的生存如同樹根倒立
    深入真空。我醒覺了嗎?
    醒覺之后。我的孤獨超越了獅子嗎?
     
    【風中奔跑的大水】
     
    家啊!
    我在你的心臟失眠
    被你肺管堵塞呼吸
    咬著貓咪的脖子
    夜在跳舞。夜在禮拜
    夜在贊美一切的草木
    這時。我無淚回到這里
    我看見家園失火。谷粒橫飛
    我變成強烈和擁有
    風中吹來大鳥的音樂和水
    河流中奔跑的羊羔
    山峰和翠竹托起的天空
    我發網結蛛的搔痛
    要去哪里呢?這片土地
    在我父親倒塌之前
    我喊著生生死死的母語
    我歌唱他們。 生養我
    摧毀我。使我的前額
    呈現不同方向的道路
    逃劫的莊稼在風中折斷
    割開水。割開金子
    割開風寒在氣節中的涌動
    割開蛀在稻米之中的生物
     
    以及它們的試圖
    我的周身劇烈痙攣起來
    在世紀末的中午
    我的詩歌又象雷電一樣
    伴著我對人類新曙光的虔祝
    輕輕響過大地!                     
     
    簡介
    施浩,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上世紀90年代開始詩歌創作,出版專著有:《施浩詩選》、《我的家鄉大片土地在消失》、《音樂之旅》。作品《敦煌》曾獲江西谷雨文學獎,獲海燕桂冠詩人獎和海燕2019年度詩歌獎;曾在《人民文學》《十月》《中國作家》《詩刊》《草堂》《海燕》《中國詩人》《詩潮》《詩歌報月刊》《星星詩刊》《深圳詩歌》等文學刊物發表大量詩歌,主編《世紀末中國當代詩選》《中國當代最新詩潮》等。現任深圳市電子裝備產業協會會長、深圳市智能裝備產業協會常務副會長,系《深圳詩歌》主編。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勞動節隨想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